当前位置:>首页>热农情怀

一名外国专家与中国牧草团队的跨国友谊

  作者: 院办 邬慧彧 林川   来源: 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  日期: 2016-02-25   点击:        打印  ] 我要分享

  一提起“Rainer Schultze-Kraft”这个名字,现任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以下简称:热科院)副院长刘国道不禁会心一笑,“他是我的恩师。”



2012年Rainer到热带牧草种质资源圃考察,与刘国道、白昌军探讨共同举办牧草培训班事宜


  CIAT是国际热带农业中心的简称,成立于1967年,主要从事热带低湿地区农牧业研究,为热带发展中国家技术创新提供科学服务,在木薯、水稻、牧草、菜豆等作物领域处于世界领先水平。Rainer Schultze-Kraft是CIAT名誉专家,现世界顶尖的热带牧草专家之一。这位毕业于德国Justus Liebig大学的教授从1970年起,一直专门从事热带草原与牧草的研究。在CIAT,他建立了热带牧草种质收集中心,致力于热带牧草的种质收集,通过与各国的合作,成功将柱花草、王草等高品质的热带牧草推广到各国。他参与科学著作的撰写超过250篇,其关于热带牧草种质资源的论文获得同行的高度认可,柱花草的专著更是被奉为柱花草著作中的经典。 


  但对于中国牧草领域,Rainer并非一位高不可攀的外国专家,他是导师,更是中国热带牧草的“引路人”。从1984年选拔了何朝族到CIAT学习后,Rainer便与中国结下了不解之缘,他开始长期关注中国热带牧草团队,在他的帮助下,中国热带牧草团队从CIAT种质资源库引进了大量的牧草种质资源,建立了世界一流的热带牧草种质资源圃,并成功选育出“北有苜蓿,南有柱花草”之称的热研2号柱花草。而当年,在他的帮助下到CIAT学习的31名学生现在也都成为了相关领域的骨干专家。


  2007年退休后,本可颐养天年的Rainer教授始终放不下他钟爱的牧草事业,他重新回到了CIAT,至今仍奋战在热带牧草行业的第一线。

 

  待人温暖 中国学子的良师益友

 

  1983年,刚刚从华南热带农业大学毕业的何朝族成为第一批远赴CIAT进修学习的中国学生。时隔32年,当初风华正茂的年轻人已两鬓斑白,在中国遗传学与作物遗传育种领域颇有建树,成为中科院“百人计划”获得者,现任海南大学农学院副院长。何教授说:“在CIAT的学习是我人生中的宝贵财富,在那里我最感谢的还是我的老师——Rainer教授。”


1988年Rainer来琼协助我院引进牧草种质资源时与刘国道、何朝族等人合影


  初到哥伦比亚,由于语言不通,留学生面临着听不懂的尴尬处境。Rainer教授是哥伦比亚热带农业中心的首席科学,但他在百忙之中总不忘关心自己的学生。他叮嘱助手帮助语言不通的何朝族翻译,解决生活中的困难:去超市购物、到医院看病……周末还会带着何朝族去他的小庄园做客。


  Rainer教授担心助手照顾不周,甚至把自己家里的电话号码留给了何朝族。外国人公私分明,从不轻易将自己的私人号码告诉他人,在CIAT,只有Rainer教授的助手有他的私人电话,连教授的同事都不知道,而他却这样轻易地告诉了何朝族,“所以我一直觉得Rainer教授是个热心肠的人。”


  Rainer教授为人亲切,但凡何朝族有什么困难,都会及时地帮他解决。何朝族的学习内容是针对牧草分类、鉴别与种质评价,在学习的过程中,当他对牧草研究的鉴别上有一些疑问,找到Rainer教授时,Rainer并不会一句否定,而是耐心地与何朝族进行讨论,在讨论中找到合理的解释。令何朝族印象深刻的是,Rainer教授对种子类别高效地分辨和收集的能力,他对各个种类了如指掌,仿佛一本活的牧草百科全书。


  从CIAT结业归来,何朝族与Rainer依然保持联系,他们从以前的写信到现在的e-mail,这段师生情谊已持续了30多年。何朝族说自己一直对Rainer教授的教导心怀感激,他是自己的引路人,带领自己走进了牧草研究领域。2005年,当何朝族出差德国时,专程去了斯图加特拜访Rainer教授,二人一起喝酒聊天彻夜长谈。


一丝不苟 排除万难做研究


   “Rainer教授是一个非常严谨、认真的人。”刘国道研究员告诉笔者,他是Rainer的第二位中国学生。90年代24岁的刘国道来到CIAT学习,而今当年那个懵懂的少年已成为中国最顶尖的热带牧草团队领军人,是国家牧草产业技术体系热带牧草育种岗位专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曾获中国青年科技奖、全国农业杰出人才,入选我国首批“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著有《中国热带饲料资源》、《中国热带牧草品种志》等大型专著,发现并在国际上首先发表了产自海南的尖峰苔草、长柄苔草、俯卧苔草和吊罗山苔草5个新种。



2015年Rainer到我院为《柱花草》专著做修订时与刘国道、何朝族合影


  初到哥伦比亚,刘国道就被Rainer教授派到远离市区的野外基地。临行前,Rainer教授告诉他:“世界热带牧草分布的地区,普遍使用西班牙语,为了更好的学习牧草知识和采集牧草资源,我希望你能熟练掌握西班牙语。”就这样刘国道被送到CIAT的一个试验站,那里没有人会英语,只能用西班牙语交流。三个月后,当刘国道从郊区回来时,已可用西班牙语畅通无阻的交流,时至今日,这门语言对他的工作也帮助良多。


  哥伦比亚位于亚马逊河上游,牧草资源丰富。Rainer教授时常会带着刘国道进行野外考察,仅仅开车路程就需数个小时,其中一次,意外地遇上了哥伦比亚的反政府游击队,虽然出发前说过国际组织的车牌是安全的,但是眼前这些脸上画着绿色伪装的人,眼神如老鹰般盯着猎物,怀里的步枪散发出冷冷的杀意。他们命令所有人下车检查,刘国道顿时有些慌神,但是Rainer教授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说了句“别怕,放松一点。”


  所有人自觉地走下车,然后脸朝下、双手举起,趴在车盖上,等到游击队一个接一个人地搜身完后,有一个看似小头目的人走上前来,拿着他们交出的证件检查一遍。而另一个游击队的成员从车上跳出来,比划了一个手势,小头目点了点头,似乎是允许他们离开。刘国道看到他们有人负伤,便拿出了自己在国内买的万金油送给他们,小头目一愣,在自己的口袋摸了一遍,似乎找不到什么好东西,于是把自己的水壶送给了刘国道。Rainer教授说:“其实游击队的人是很友善的,我遇到过他们很多次,但都不会为难我。”


  最终,一行人有惊无险地离开。虽然时常会遇到游击队,甚至碰上政府军与反政府武装交战,但是Rainer教授依然坚持野外考察,对他来说,似乎已习以为常。


  在共同工作中,Rainer教授对牧草研究事业的执着和热爱以及一丝不苟严谨认真的精神,给刘国道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甚至自己买了一块地,建了一个牧场,将自己研究的牧草全部种在里面。为了研究,他不畏艰苦,坚持实地考察,在哥伦比亚进行野外考察,需要出入未经开发的原始森林,那里的沼泽、河流里经常有鳄鱼出没,但他仍坚持每年至少两次的野外考察。


  哥伦比亚治安环境不好,每当外出考察入住当地宾馆时,Rainer教授晚上必到学生的房间,把门窗仔细检查一遍后,再跟服务员沟通一番,才放心回房睡觉。


  “这是当年老师送给我的资料。”抚摸着发黄的书皮,刘国道说有一次向Rainer求教时,Rainer教授毫无保留地将自己写的关于牧草研究方面的资料都给了他,考虑到国内没有这些书籍,他便把图书馆里关于牧草方面的书籍都复印装订好送给刘国道。


  在刘国道回国时,Rainer教授还将CIAT的柱花草种质资源无偿送给了他,希望中国的团队也能在柱花草研究上一起成长、一起进步。


平易近人 一起共事是享受


  谈到对Rainer教授的印象,热科院品资所白昌军研究员毫不犹豫地评价道:“他是个很随和的人。”


  热科院品资所热带牧草种质资源圃是现今世界上保存柱花草资源最完整的地方,以此为契机,2013年刘国道牧草团队萌生了想写一本世界上最完整的关于柱花草的专著。当时Rainer已70多岁高龄,但为了帮助完成这本专著,每年都从哥伦比亚来琼。白昌军专门负责与Rainer教授沟通对接,与他一起的还有现任品资所牧草团队青年专家杨虎彪。



Rainer携阿根廷牧草专家到热带牧草种质资源圃考察时与品资所草业研究室成员合影


  “跟他在一起接触,很舒服!”与Rainer教授共事过的杨虎彪告诉笔者,工作中,Rainer是一个严谨、不苟言笑的人,但在与中方专家交流时,他总会特意放慢语速并选用较为简单、通俗的英语。若遇到别的外国专家,还会主动帮忙中方专家沟通。


  “他很随和,还喜欢开玩笑。”白昌军告诉笔者,Rainer有时会在家中设宴,召集来他的朋友们,比如来自阿根廷东北植物研究所和东北大学专门研究牧草的专家夫妇,积极牵线搭桥,将世界上有名的牧草专家介绍给白昌军与杨虎彪认识。不知不觉中,一间小小的客厅就俨然成了国际交流的会议室。


  刚从哥伦比亚回国的杨虎彪说,回国前,Rainer安排助手把柱花草种子交给他,仔细一问才明白,原来Rainer半年前就知道他们要来哥伦比亚,但是CIAT有自己规定的种子保留量,于是他提前将柱花草扩繁了一批,将收获的种子送给了杨虎彪。


  你来我往的次数多了,感情也就加深了,Rainer经常跑遍阿根廷、委内瑞拉等热带牧草产区,帮助品资所收集种子,整理科研信息。


  从上世纪60年代起,品资所牧草团队就开始从事热带牧草的研究,时至今日世界许多顶尖的热带牧草团队都面临青黄不接的窘境,反观品资所杨虎彪、黄春琼等青年骨干正在成长并开始扛起热带牧草研究的“大旗”。


  “或许是我们对热带牧草的专一和执着吸引了他吧,他希望有人能够继承他的牧草事业。”谈起为何Rainer教授会这么热心帮助品资所团队时,白教授笑了笑说道。


  如同一代人递给另一代人的接力棒,虽然肤色不同、国度不同,但是对牧草研究的追求和热爱却是一致的。


  回望1984年,Rainer初到海南,用不确定的目光打量着刚开始起步的热科院牧草团队,当时这支团队仅有6、7人,大学生所占比例不到一半。转眼2016年,如今这支团队已成长为仅博士学历就具有5人的中国顶尖热带牧草团队,建立了我国南方最大的国家级热带牧草种质资源圃,先后选育出以“热研2号柱花草”和“热研4号王草”为代表的优良热带牧草新品种,在他们的努力下,初步形成了“北有苜蓿、南有柱花草”的产业化发展格局。


  同时,他们首次统一和规范了热带作物种质资源的植物学、农艺、品质等性状的描述数据,出版了《热带作物种质资源数据标准》和《热带作物种质资源编目》,以及《热带作物种质资源多样性图谱》等书籍。并且承担了农业部物种资源保护项目等省部级项目。不仅推动了热带作物种质资源学科发展,也促进了热带作物产业发展。


  28年的风雨磨砺出了一代科研人的决心,也孕育了一位外国专家与中国科研团队广为传颂的深厚友谊。他从大洋彼岸走来,面对陌生的中国,伸出了无私的援手,与中国学者一起成长,成为一部中国热带牧草研究发展历程的活历史,从他亦可窥见中国热带牧草科研事业蓬勃发展的生动側影。